[证在说历史]老兵梁宏恩:难忘王家山惨案的伤痛

http://www.qianlong.com/2015-09-01 11:28:26

编者按: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回望过去,硝烟早已消散,历史不容忘记。即日起,千龙网采访部隆重推出《证在说历史》抗战系列报道,走近那些历经枪林弹雨的抗战老兵,寻访和抗战有关的遗址和人物,以此铭记历史、告慰先烈、珍爱和平。

【人证档案】梁宏恩,1929年2月出生在北京市门头沟区(当时称宛平县第八区)梁家庄台上村一个农民家庭。1942年,在共产党的宣传教育下,参加“儿童团”,1945年1月,参加抗日救国青年联合会,担任青救会主任兼民兵队长。1946年8月参军,度过了33年的军旅生活。1979年转业到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任政治协理员、党支部书记,后任法官。1989年离休。


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街道东庄社区的家中,梁宏恩向记者讲述抗日时期的经历。

  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街道东庄社区,一个非常普通的居民小区。一间5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里,住着一位嗓门亮堂、身材高大的老爷子梁宏恩。看到记者前来,本是一身便服的老爷子立马换上自己珍藏的军装。虽然已经86岁高龄,那股子精神劲儿不输20多岁的小伙子。

  从儿童团团长,到抗日救国青年联合会主任兼民兵队队长,抗日战争结束后,梁宏恩又在军营度过了33年,他的半生都在战斗。

  忆民谣 泪珠落

  “诸位乡亲们,大家要注意,我刚从敌占区回来,亲眼看见的,鬼子太无理,欺负咱们庄稼人,叫咱们真生气!”时隔多年,梁宏恩依然清晰记得那时的抗日民谣。

  1942年,日军已经占领了门头沟清水镇的大部分山村。“小鬼子三里修一个炮楼,八里修一个据点,只要有山头的地方都成了他们的据点。”

  梁宏恩就住在清水镇的台上村,据他回忆,当时四五百人的镇子,驻扎了日本2个联队。“山上盖了3个炮楼子,每个都有6层楼那么高,占地得有个100平方米,圆形的,各个角度都有枪眼。”

  盖炮楼的地方和砖瓦从哪里来?“小鬼子炸平了老百姓的屋子,砍掉了成材的树木,拆毁了千百间民房,抢走了所有能用的木料和砖瓦。”

  “鬼子修据点,四外铁丝圈,邻居的房子炸成大河滩,百姓无处住,室外盖草铺,十家子八家子住在一个屋。住也住不下,外头下雨,屋里大河。”

  回忆当时的情景,梁宏恩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王家山惨案就在这张土炕上发生。如今,王家山村早已整体搬迁,但惨痛的历史永远不会被忘记。 资料图片

  王家山惨案亲历者的伤痛

  毁了村民们的家还不算,“鬼子晚上都龟缩在炮楼上,白天就跑出来到处烧杀抢掠,简直是三日一清乡,五日一扫荡,不知抢走了多少粮食和财物,杀死了多少无辜的百姓。”

  1942年12月12日那一天,鬼子到了王家山,以开大会为名,把老百姓骗到一起。包括老人、妇女和孩子在内的40多人被赶到一个屋子里。鬼子在四周架起机关枪,周围放了很多柴草,一把火,把里面40多人活生生地烧死了。

  “只有2个小孩被大人从窗子里扔出来,活了下来。”那场对王家山的屠戮,现在回想起来梁宏恩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抖。

  记者查询史料后得知,王家山村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斋堂以北的北山上,当时是日伪据点。王家山村惨案遇难者有42人,其中包含了古稀老人两人,中青年幼女12人,怀孕妇女6人,16岁男孩1人,15岁以下的孩子有27人,其中最小的刚刚满月,17户人家从此绝根断代。

  13岁的儿童团团长

  1942年,梁宏恩13岁,在共产党的抗日宣传教育下,参加了“儿童团”,当上了儿童团团长。

  “当时,八路军开辟了平西抗日根据地,各自然村都成立了抗日救国联合会,下设农民救国会、妇女救国会等,学校还成立了儿童团。”梁宏恩回忆道。

  和其他的二、三十名儿童团团员一起,每天除了上学读书,梁宏恩和他的团员们还要站岗、放哨、查路条。“那时候,每个村村口都有岗哨。”

  梁宏恩至今能唱出儿童团团歌,“哈哈哈,哈哈哈,我是站岗的儿童团,不等天亮就去放哨,问行人、查路条,汉奸特务一个也跑不掉。”

  “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儿童团员跟随部队到清水镇敌伪军炮楼对面的山上,向炮楼打枪,喊口号、唱歌做策反宣传工作。”

  “伪军弟兄们,不要怀疑,只要你肯坦白地,把过去所做的事完全登记,八路军一定原谅你。”连续三个夜晚,打打、喊喊、唱唱,迫使两名伪军带枪投降。“别提多有成就感了!”提起这段经历,86岁的老爷子脸上露出了笑容。


至今,梁宏恩依然珍藏着16岁时参军的照片。

  15岁少年发明拉火雷

  1945年1月,梁宏恩参加了抗日救国青年联合会(简称青救会),并担任主任兼民兵队长。“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放卡哨,也就是在鬼子扫荡时发讯号、埋地雷,配合八路军打敌伪据点。”梁宏恩向记者介绍。

  为防止鬼子到解放区扫荡,民兵常在必经之路中央埋设踏火雷,敌人踩着即爆炸,“可后来鬼子也学精了,他们怕踩地雷,让老百姓在前面带路,或者赶群羊在前面探路。”梁宏恩一看,这不行啊,炸小鬼子的地雷可不能伤了咱们老百姓。

  梁宏恩想了一个主意,改踏火雷为拉火雷。“我们兵分几路,把地雷埋在路边的石头堆里,拴上绳子、埋在土里或庄稼地里,拉出几十米远,在山下放哨,看见鬼子进入地雷区时,山上放哨的用石子发讯号,山底下拉绳子的民兵立即把地雷拉响爆炸。”说起这个,梁宏恩现在还是很痛快,“有一次炸死了三个鬼子,炸毁了一挺机枪!”

  51岁的大学生

  抗日战争胜利后,16岁的梁宏恩调到清水镇中心小学任教员,主要负责唱歌、跳舞、演话剧、贴标语等文艺宣传工作。

  “盘算盘算要把那租子二五减,二五减,为哪般,为的是佃户吃饱饭,吃饱饭,为哪般,为的是今年多生产,多生产,为哪般,为的是抗战不困难……”一首减租减息的宣传歌曲,至今,梁宏恩唱起来朗朗上口。

  1979年,梁宏恩转业到最高人民法院。

  因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51岁的梁宏恩考入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小时候只读了四年书,十几岁就当兵了,没有文化啊,不懂法被人瞧不起啊!怎么搞好法院工作?”

  和他一起参加考试的还有两个20多岁的姑娘,“她俩都是高中毕业,最后反倒是我考上了。”就这样,梁宏恩一边工作,一边读书,三年后,成为一名法官。直到60岁离休。


卧室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梁宏恩和连春芝结婚70周年的纪念照。

  在梁宏恩家的卧室里,和妻子连春芝结婚70周年的合影被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相较于老爷子,88岁的老奶奶因为腰不好,总是在床上躺着。

  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送氧气瓶的工人上门更换设备,尽管家有保姆,老爷子还是不放心的跟了过去,都弄好了才继续接受采访。

  1952年随军来到北京后,连春芝一直没有工作,在家里照顾孩子照顾老人。“他总说,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谈起70多年的相濡以沫,连春芝幸福地笑了。(文/摄 千龙网记者 柳杰

责任编辑:张会(QJ00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