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在说历史]“打出来”的《百团大战》

——访影片《百团大战》主创人员

http://www.qianlong.com/2015-08-31 14:42:20

编者按: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回望过去,硝烟早已消散,历史不容忘记。即日起,千龙网采访部隆重推出《证在说历史》抗战系列报道,走近那些历经枪林弹雨的抗战老兵,寻访和抗战有关的遗址和人物,以此铭记历史、告慰先烈、珍爱和平。

【物证档案】影片《百团大战》于8月底上映,该片的主创人员用镜头真实再现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与日军展开战斗的情景。这部影片所表现的正是中国人民、中国军人不屈不挠、视死如归的精神,正是这样的精神,四万万中华儿女终于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了中国。

  “《百团大战》不是说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战争场景占到了影片的很大部分,不是打的气氛,而是打的细节、情节,整个故事都要在战斗中向前推进。”影片《百团大战》本月底即将上映,与过去很多重大题材影片不同的是,导演宁海强将其定位为纯粹的战争影片。

  作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重点影片,《百团大战》再现了1940年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8月20日,百团大战发动75周年之日,影片导演宁海强、张玉中,以及演员陶泽如、刘之冰、吴越等主创接受了千龙网的专访。

  百团大战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与日军在中国华北地区晋察冀边区发生的一次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战役。大大小小1800多场战斗,不可能在一部电影中同时表现出来。宁海强选择了三场大型战役撑起电影的骨架,每一场战役都代表了百团大战的不同阶段。

  在大破袭阶段,八路军主要任务是破铁路、公路,中断日军的交通和通信。所以,影片第一场重点表现的是娘子关战役。娘子关车站是日本的交通重镇,连接着山西和河北,日军的装备、油料等供给都要靠该车站中转。“我们在这场战役中又浓缩了很多同类战斗。”第二阶段是拔点行动,影片采取了西营坞战役。

  在反扫荡阶段,影片选择了关家垴战役。宁海强说,在关家垴战役之前,日军有一次报复行动,对黄崖洞兵工厂进行突袭,造成了极大损伤。彭德怀说,我们一定要报仇,把日军消灭!“这三场典型的战役代表着百团大战的三个阶段,但是每一场战役中我们又选择了无数在百团大战中典型的战斗。”

  对话导演:拍摄《百团大战》是共同心愿

  千龙网:百团大战虽然是深入人心的历史事件,但大家对它的概念普遍停留在比较笼统和宏观的层面,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题材?


《百团大战》导演宁海强接受千龙网专访。

  宁海强:拍摄这部影片不止是我一个人的心愿,而是大家共同的心愿;想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时候有一部比较重大的反映抗日战争题材的影片,体现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起到的中流砥柱的作用。所以《百团大战》这部影片的发起是共同的期望。我想,这么多人关注着《百团大战》,实际上也代表了中国人的一种心愿。

  千龙网:百团大战由105个团参加,发起了1800多次战斗,时间持续数月。把这样一个时间跨度大、节点分散的历史事件搬上荧幕,难度大吗?

  宁海强:创作难度非常大,百团大战处在一个特殊的时期,中国整个的抗日局面非常艰难,正面战场节节败退,汪精卫一百多万人马投降,导致战士的情绪非常低落。这个时候,中国人需要一场大仗来振奋抗日的热情。在这种条件下,共产党领导人率领八路军进行了百团大战。百团大战不像平时我们所想象的战役,而是由100多个团打了无数的战斗组成的,长达五个多月,想把它凝聚在一部电影中是有难度的。但是这种难度恰好让电影创作者们集中智慧和能力,调动所有表现手段来展现百团大战波澜壮阔的场景。

  另一个难度是时间问题。因为大家共同的希望是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前拍摄完成。电影创作需要磨合,需要细腻的拍摄,因此有人说这时间太短了,完成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各方对摄制组非常支持,我们几乎全天候地进行拍摄。现在电影出来了,我们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张玉中:任务特别急迫,每天都在非常紧张的状态中工作。开机的时候剧本还不是特别完善,在拍摄过程中根据各方意见二度创作。每天的经历都是不能够忘记的。

  除了时间紧,我们跟自然的矛盾也很严重。战争戏多在野外进行,比如,拍日本人屠村的时候,早晨人和景都布置好,中午突然一场狂风刮过来,我们在废弃的民居上加的草顶、柴门,片甲不存。

  有些场景是在宣化拍摄的。宣化离张家口非常近,北京没有风的时候那边风很大,北京起风了,那里人几乎都站不稳。我们拍左权牺牲那场戏,500群众演员到场,道具也都发下去,突然风来了,能见度变得很低。但人已经来了,各方面都布置好,不能撤,只能等。类似这样的记忆非常多。但最终,片子拍好了,什么样的辛苦和紧张也都有价值了。


《百团大战》导演张玉中接受千龙网专访。
 

  千龙网:百团大战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大”,一是规模,二是场面,最终影片呈现的效果是否符合您的期望?最难忘的场景是什么?

  宁海强:开拍前我的想法就是,百团大战的名字我们不能愧对,不能拍成“百团小战”。大到彭德怀、左权指挥战役的层面,小到印小天、吴越扮演的角色战斗的层面,都是在战争中推进。现在很多人看过影片之后很满足,我自己也很欣慰。首先,我想像的“大战”的感觉,人们感受到了。

  66天的拍摄过程中,很多场景都让我难忘。最难忘的是娘子关战役这场戏,我们用小米加步枪跟日军的钢铁对抗,日军的装甲列车我们无法用重火力来对抗,最后采取的是用火车头撞击的方式。拍摄时使用的火车头让我非常难忘。它有100多年的历史,今天,为了《百团大战》,它依然在运行,最终用100年的生命力把日军的装甲车撞掉了。这也寓意着在战场上,我们的军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用血肉和身躯来对抗敌人的钢铁枪炮。这个镜头拍完以后,当地的经理告诉我,这个在中国铁路上跑了100年的火车头,为《百团大战》做了最后的驰骋。电影拍完后,这辆火车头就要进博物馆了。

  最后的拍摄是在一个罕见的风沙天,能见度不到两米,很多人劝我快回去吧,不拍了,但是我说,大风沙过后一定会有霞光,我期待着最后火车撞击的一瞬间,有一种雕塑感,我们的坚守,让这个场景拍得非常壮观。

  对话演员:扮演历史人物难度大

  千龙网:刘之冰曾扮演过毛岸英、瞿秋白等很多历史人物,陶泽如则是以平民形象深入人心。在百团大战中,二位分别饰演左权和彭德怀,你们对人物的理解是怎样的,做了哪些功课?


确定出演左权将军后,刘之冰曾接到左权之女左太北的鼓励。

  刘之冰:扮演真实的历史人物比虚构人物难度大,因为有一个真实的尺度横在那里。

  左权将军的形象是第一次在荧屏上进行这么重要的展示,原来也在一些影视作品中出现过,但都没有如此重视。导演和编剧给了我很多支持,我也事先做了很多案头工作。左权将军的女儿左太北阿姨,从媒体上知道我在这部戏里扮演左权,通过朋友向我转达说,知道刘之冰来扮演左权,特别高兴,相信我能够演好。这些都成为支持我全力塑造这个人物的动力。

  陶泽如:之前没想过自己来扮演这个人物,比我像的人还有很多,后来导演发现我身上有些因素、有些条件适合这个角色。彭德怀在百团大战时期,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怎样来进行指挥,我对这些的了解几乎是空白的。宁海强导演一直在后面以很强的力量“推”着我。

  确定出演以后,我抓紧时间补课,查资料,看了很多关于彭德怀的图片和视频。从这些资料中能发现,彭德怀元帅总是处于很平和的状态,经常背着手走路,或者是思考,笑容很少。彭老这么多年的戎马生涯,打了一系列的大仗、恶仗、硬仗,太厉害、太突出了。所以我想像,在他40岁的时候应该是精神上非常强大的,而且极端自信。后来读了他的传记,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底气。


陶泽如在《百团大战》中饰演彭德怀。

  千龙网:吴越在电影中饰演一个女政委。在这样一部战争影片中,也可以说是男人戏,您对这个角色如何理解?

  吴越:在影片里我和印小天扮演的角色是虚构的。其他基本都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导演说我们的任务就是穿针引线,把故事串起来。准确地说我所扮演的不是一个抗日女青年,而是政委,后来参加了战斗。当时我跟导演分析角色,她不是文艺宣传队的、不是文职,而是一个女将,专门打仗的。所以我当时负担挺重的,以前很少演这样的角色。但是导演很信任我,我也很感谢他。这是我参与的场面最大的一部戏了,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导演喊开始的那一刹那,炸弹炸起来,成千上百的军人在那里,就会被带入情境里面。

  百团大战比较著名的打法就是搞破袭,搬铁轨,拍摄的时候是真正的铁轨,真正的军人在抬,那次排了一个通宵。你说戏有多么难演,真的没有,词特别少,但是这样的经历是头一次。对演员来说,表现得最重要的是一个决心、一个勇敢。

  张玉中:战争跟女人是矛盾的,但是所有的战争不可能和女人无关。在传统观念中,女人代表着家、平安、幸福。女人都进入战争了,这是一种无奈。敌人到了家门口,你没办法再过平静的日子,这是回避不了的。吴越这个角色是抗日战争中女性战士的一个缩影。

  千龙网:如果忽略年龄、外形的限制,在影片里最想挑战的角色是谁?

  刘之冰:当这部电影上马的时候,我跟导演说,我最想演的是张自忠。在这部戏里,我的年龄是合适的。这是我多年的愿望。为了塑造张自忠将军的形象,我曾经三下临清,也就是张自忠将军的家乡去采风,对他有比较深入的了解。同时,我也算是他的老乡,他的家乡和我的出生地相差只有60公里。所以,我对这个人物情有独钟,这是很少有的情结。创作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电影本身就是遗憾的艺术。我们每一个角色都要服务于剧作的整体结构。

  陶泽如:其实,彭德怀的荧幕形象,从性格、出身、青少年时期的一些经历来看,还有很多东西能够充实进去,有很多余地可以挖掘,演绎的过程很过瘾。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选择继续丰满彭德怀元帅的形象。

  千龙网:在抗战胜利70周年这个特殊的时间,在这么紧迫的时间内完成这样一部影片,怎么评价它的意义?

 


吴越在片中扮演一位能打仗、能开火车的女政委,她坦言,第一次出演这种类型的角色,压力很大。

  吴越:看了战争戏之后要懂得珍惜现在的和平,这是我认为这类电影最重要的意义,包括死亡给人带来的最重要的感悟,是珍惜生命,这是死亡能够给你的唯一礼物。

  刘之冰:我们在这么短的拍摄时间内付出大量劳动,完成这部影片,有一定的特定性。在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来到的时候,我们应该和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们一同去回顾英雄前辈用生命和鲜血创造的历史,怀念那段壮怀激烈的岁月。《百团大战》可能不是一部尽善尽美的作品,但它一定是一部张扬着激情、承载着诚意的作品。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在这个时间节点推出抗战题材的电影,是强调全民抗战生生不息的精神,要向世界传达,当时我们在那么贫弱的条件下,凭借着坚定的信念赶走了侵略者,那么今天,我们已经变得强大,但依然没有去挑事。不忘过去,以战止战,但不要让战争再重演。(文/摄 千龙网记者 马文娟)

责任编辑:王双(QJ001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