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观察]哺乳妈妈遭遇“喂养”尴尬

 

http://www.qianlong.com/2015-08-04 11:45:02
儿子在一旁饿得哇哇大哭,急得满头大汗的钟玲趁着地铁到站停靠的工夫,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提着鼓囊囊的妈咪包,迅速挤下车。找到候车厅里的椅子后,侧身而坐,宽衣解带,给儿子喂奶。偶尔看到一两个乘客投来异样的眼光,她就会立刻低下头,假装没有看到对方。类似这样的场景,在钟玲产后一年半的时间里,不知上演了多少次。
  2015年8月的第一个星期是全球第24个“世界母乳喂养周”,今年的活动主题为“职场妈妈,‘喂’爱坚持”。可对于职场妈妈来说,“喂”爱坚持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据北京市卫计委统计,2014年,北京6个月内婴儿母乳喂养率为91.93%,纯母乳喂养率为70.11%。换句话说,目前我国职业女性产假通常为4个月,这就意味着职场妈妈每天需要通过“挤奶”、“背奶”的方式来为宝宝提供“口粮”。


职场妈妈郜女士用于“备乳”的储藏室,清晰可见暖气旁边有一双布满灰尘的鞋底。

  为宝宝躲在厕所的职场妈妈

  “我每次都是躲在办公室后面的储藏区域挤奶,外面的男同事的说话声也能听见。有时候会特别紧张,就会影响出奶量,这样一来我家宝宝的母乳口粮又要减少,每次我都特别希望大家不要说话,可是又不好意思跟大家说。”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上班的郜女士接受采访时表示,她的宝宝才10个月,这样忐忑不安的“备乳”生活已经过了5个多月了。

  这间临时“备乳室”是用储物柜隔开的,没有门,里面只是个一米宽的狭长道,旁边还放着一台打印机,这就意味着来取打印纸的同事随时可以进来。“有时候进去取东西时,心里都会咯噔一下,想想是不是应该问一句在不在里面。有时候知道她在里面时,我们也不敢说话,生怕影响。毕竟哺乳期还得来上班,特别不容易。”郜女士的男同事随后又笑着说:“以后我有媳妇了,她生孩子了我就不让她上班了,太辛苦了。”

  “刚开始拿着奶瓶经过男同事的座位,特别不好意思,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也就习惯了,想想自己反正都是‘大妈’了,也没啥形象可言。有些没生过孩子的小姑娘问我躲里面干嘛,我都直接说我在‘挤奶’。”郜女士无奈的表示:“在成为妈妈前我也是个女神级别的,现在为了孩子什么都不怕。哎,也是没办法,跟单位反映几次了,也没用,总比去厕所强吧!”记者查看了下这间临时“备乳室”,入口随便进不说,旁边的暖气片上还有一双鞋底,上面布满了灰。

  “她还能有个小隔间,我就不行了,一直在厕所挤奶。”郜女士的好朋友美娜也是一位职场哺乳妈妈,宝宝才8个月大,一直在洗手间挤奶。“吸一次奶要半小时,每天还要两次,我们公司的洗手间只有两格,经常一占就是半小时,外面的人等个半天。”美娜说:“有时候外面的人不知道情况,等急就喊怎么还不出来,我只能默默的说,不好意思,我在挤奶......”

  “其实在卫生间挤奶占用公共资源不说,总觉得细菌太多,宝宝抵抗力又差,感觉怪怪的,也许妈妈们也是没办法吧。”美娜的同事说。


记者探访了一家外企为职场妈妈设立的母婴室,图片为母婴室一隅。

  相比凑合的储藏间哺乳室,记者探访了一家外企的母婴室。由于该外企从事于化妆品行业,女性职工较多,早在2007年,该企业就专门设立了一间母婴室。面积达到15.2平米,配有奶瓶消毒器、冰箱、微波炉、茶几、单人及双人沙发等,同时室内还配有婴儿打理台,可以让宝宝平躺在上面,供妈妈为宝宝换尿布等使用。

  “虽然平日里员工不会带宝宝到公司,但公司会有一些家庭日的活动等,这时婴儿打理台立刻成为家长们的好帮手。”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国内一些企业对于职业女性哺乳问题的不够重视,这位在国外工作过很多年的负责人表示,国外对女性的尊重以及女权的保护发展都比较快,咱们国家起步的较晚,没办法,很多条件都不完善,总要一步步的来。

  当众哺乳的尴尬和无奈

  除了工作场所的哺乳室,公共场所哺乳室的建立一直是社会上热议的话题。近日,记者走访了北京几家商场、超市、地铁等公共场所,多处公共场所难觅独立的哺乳室。

  “在办公室里的洗手间挤奶,同事还能理解,可是在外面就没那么容易了,公共场合的洗手间根本没法挤奶。”美娜表示她偶尔出门觉得奶涨时,只能在车里进行,而且每次还要把车开到人少的地方。“北京就没有人少的地方,每次都是躲在车里偷偷的,穿着喂奶服,人来了就赶紧躲着,就跟做贼似的。”

  “我们周末时还经常带宝宝去公园,很多公园根本就没有市民哺乳室,厕所人多又太脏。有时候宝宝饿了,又不愿意喝奶瓶时,只能找个隐蔽的地方,老公还得帮着放风。有人来了就赶紧扣上衣服。”郜女士表示。

  “由于工作性质经常出差,坐火车总能看见妈妈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喂奶,”经常全国各地跑的小陈表示,“刚开始还觉得新鲜,但见得多了就觉得挺心酸的,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一天咱们的家人也这样,太不是滋味了。”

  原宣武区妇幼保健院主任医师陈叔平任北京市人大代表期间,曾关注过公共场所设立母婴室的情况。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像商场超市、公园、火车站等公共环境,都应根据自身条件,建立儿童卫生间、母婴室等。这是一种社会文明、人性化的体现。她说,自己曾在国外看到,很多旅游景点、公共场所都设有类似的场所,年轻妈妈可以给孩子喂奶、整理尿布等,但在国内很少。


位于朝阳常营一家大型商场的母婴室,缺乏相关哺乳设备,更像是化妆间。

  值得庆幸的是,近年来,一些大型商场开始有了独立的“母婴室”,记者来到常营一家新开的大型商场,在女性顾客较多的楼层都设有母婴室,但里面的设施只有凳子和镜子,缺乏很多哺乳和备乳所需要的设备,更像是女性化妆间。记者在探访商场母婴室期间,近一小时的时间并没有看到妈妈们使用母婴室。负责打扫的阿姨告诉记者,母婴室的打扫工作并不辛苦,因为平常使用的人并不多。

  据北京火车站相关负责人表示,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南站都专门有一个爱心候车室,专门为老弱病残孕开设的一个候车区域,里面也有专门为妈妈准备的哺乳室。旅客可到火车站服务台咨询每个爱心候车室的服务情况,也可以通过北京火车站的微博和电话进行预约。“爱心候车室的站务员都是穿着白色的制服,主要是为了营造温馨的氛围。”

  分歧:政府强制推行还是企业自愿?

  可以说,职场妈妈的哺乳室在现实中总是遇到很多的难题和尴尬。据了解,1993年11月26日,由卫生部、劳动部、人事部、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颁布的《女职工保健工作规定》中首次提出“哺乳室”的法规,法规规定有哺乳婴儿5名以上的单位,应逐步建立哺乳室。

  2012年4月《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公布,第十条明确规定女职工比较多的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女职工的需要,建立女职工卫生室、孕妇休息室、哺乳室等设施,妥善解决女职工在生理卫生、哺乳方面的困难。

  记者致电采访了美娜所在公司的工会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由于上级单位的改变,导致现在工会的很多工作并没有完全对接好,所以哺乳室的建立暂时没有上面的指导。此外,公司的空间也有限,再改设计也没有那么容易,不过将来哺乳室肯定在计划考虑中的。

  在北京某SOHO办公楼开办影视传媒公司的蓝书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在SOHO城办公已经很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大楼里有哺乳室。其实这里的公司都比较小,根本没有实力开设独立空间的哺乳室,一般都在洗手间完成。”

  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曾经协助做过一个“职业女性哺乳问题”的调查,他表示,什么样的企业,应该达到什么样的条件才必须设立哺乳室,以及哺乳室的标准如何建立,社会上的意见分歧还是很大的。例如育龄女性职工数、私密空间的大小、是否应设立冷藏消毒等设备,都是在探讨之中。

  此外,公共场所建立母婴哺乳室有一个很大的分歧在于,它的建立是由政府强制推行还是让企业自愿。如果政府强制推行的话就需要立法,类似于消防设备的建立一样。但一定要考虑到成本问题,投入产出以及使用率等都需要考虑在内。


朝阳区建立的标准化母乳喂养室,各种哺乳设备一应俱全。

  北京今年再建300个爱婴社区公共哺乳室

  千龙网记者从北京市卫计委获悉,自2013年起,本市在全面开展爱婴医院复核基础上,启动爱婴社区试点建设工作,目前全市共有50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参与创建爱婴社区,计划今年在北京再建近300个爱婴社区公共哺乳室。今后,处在哺乳期的新妈妈,在公共场所将逐渐拥有更多私密专属空间,为宝宝进行哺乳。市卫计委提倡机关、企业和用人单位实施人性化管理,为坚持母乳喂养的哺乳期母亲们提供方便。

  同时,市卫生计生部门在爱婴医院开设母乳喂养咨询门诊和咨询热线,及时解决母乳喂养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北京市现有105家市级爱婴医院可提供母乳喂养咨询服务。此外,将纯母乳喂养率纳入对区县妇幼卫生工作绩效考核内容,督促各区县推进母乳喂养工作。

  据了解,目前朝阳区35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创建了标准化的母乳喂养室,配置价值近130万的硬件设施,如舒适的沙发、婴儿换尿布台,摆放着许多一次性纸巾、尿布、储乳袋、喂养指导杂志等物品供妈妈免费取用,并且安装空调、电视、冰箱等电器。

  “可以看见的是,母婴哺乳室的建立一直是在逐渐增加的,这是一种趋势。政府和社会一直都在做很多的工作,只是这个问题的解决比较复杂,还需要政府和社会不断进行探索。”市政协委员朱良表示。(文/摄 千龙网记者 欧阳晓娟)

责任编辑:张会(QJ00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