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观察]狗粉和狗肉粉,什么仇什么怨?

http://www.qianlong.com/2015-07-01 10:11:45

有网友指出,狗肉节矛盾的主角仍是错位的:“爱狗者的对立面应该是卖狗、杀狗、虐待狗的人,吃狗肉的人只是一个食客。食客没有要求当街屠狗、残忍虐狗……”

这番话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思考“狗肉粉”与“狗粉”之间的矛盾——狗贩、爱狗者、吃狗肉的人,三者之间究竟是怎么样一种关系?

  今年的玉林狗肉节,有许多东西在变,玉林大市场内,卖狗的人少了,买狗的人也不多;血腥屠宰的场面不见了,吊挂的狗也难见踪影。直到狗肉节结束后的今天,始终没见爱狗者和卖狗、吃狗肉的人的冲突走上新闻。不少人认为,这一切,总是在往好的方向转变。

  据媒体报道,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不管是玉林大市场还是垌口菜市场,随处可见穿着制服的城管、警察。爱狗人士杨晓云说,如今她走在玉林更加放心。

  然而,网络上对于狗肉节的纷争,却始终没有停下过。

  情绪的失衡,让矛盾升级、激化

  “吃狗肉是一种食物崇拜的表现。”网友“伟大的出版家”,一个生活在北京的哈尔滨人,十岁开始吃狗肉,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了,仍坚持每年都要和几个“狗肉”朋友吃上几次,他把自己定义为“食物崇拜者”。在他看来,吃狗肉的人和爱狗者之间没有根本矛盾,只是情感失衡导致了矛盾升级。“我第一次吃狗肉也就十岁,吃完觉得很香,那时候吃狗肉没有反对的声音,跟吃猪肉一样,只是肉的种类不一样。”

  然而,这种单纯对美味的追求和享受在这几年变了味儿。

  在广西玉林,当地人会在夏至这天叫上亲友一起吃狗肉、喝荔枝酒,近年来被称为“荔枝狗肉节”。成了“狗肉节”后,慕名来吃狗肉的人多了,被端上餐桌的狗更多了。渐渐地,“荔枝狗肉节”遭到爱狗人士反对,2014年,两个群体的矛盾达到高峰。

  “吃肉不该是一件被道德良心谴责的事情,我希望从吃的食物中感受到意义,把吃当成认识世界的途径。”“伟大的出版家”告诉记者,他并不会对爱狗者怀有偏见,但一些爱狗者没有把握好度,让爱吃狗肉的他有了挑衅的情绪。近年来,他再吃狗肉,不单只是为了美味,更掺入了一些情绪的发泄。“越是不让吃,就会有一种越要吃的冲动,这可能是一种不理性。只要不违法,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为什么“狗粉”干涉我吃的自由,心理上接受不了。”

  网友”鱼儿游啊游“是一名爱狗者,她绝不吃狗肉,虽然和“伟大的出版家”所处立场不同,但对于两个群体的矛盾,却也表达了相近的看法。她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卖狗的人以残忍的方式叫卖狗,如果没有当街屠杀的血腥场面,矛盾并不会如此激化。杀戮挑衅行为被发酵,激起了双方的不理智情绪,让矛盾升级。

  而近日,微博实名认证为北京某影视公司制作人的刁钰莹对“玉林荔枝狗肉节”发表的一番激烈的言论再度引起热议,这背后也折射出一些“狗粉”在矛盾中起到的负面作用。

  对此,清华大学社会学博士后葛天任认为,爱吃狗肉同保护小狗,二者并不矛盾,重要的是要讲究方式方法。“必须要在观念上有所改变,爱吃狗肉仅是一个饮食习惯,但也需要从文明角度思考这个问题,区分不同类型的狗,同时以文明方式屠宰,就能淡化矛盾。其实,韩国现在就不再吃狗肉了,认为这是不文明的,这也是受到美国的影响。”

  不愿理解和倾听对方,让矛盾不可调和

  倾听对方的心声,是化解矛盾的重要方式。网络上两个群体都在不断地发出自己的声音,为什么却始终无法互相理解呢?

  “我从来不会去看‘狗粉’们表达什么对狗的爱,绝不会倾听他们的想法。我不愿意理解,也不可能理解。他们爱他们的宠物狗,我吃我的狗肉,不要干涉我吃的自由。”在“伟大的出版家”看来,“狗粉”的不理智会让他更不理智。

  “伟大的出版家”也有养狗的朋友,也会在一起讨论吃狗肉。“我吃狗肉,也喜欢狗,我有朋友也养狗,也会带他一起去吃狗肉,但他不吃,也不会阻挡我吃。”他说。

  不只是吃狗肉的人听不进爱狗者的声音,反之亦然。爱狗者“鱼儿游啊游”表示,因为心中已有对吃狗、贩狗人的偏见,虽然她会看一些他们的言论,但是总会不自觉地认为都是在为了吃狗肉找借口。她说,自己无法忘记狗贩为卖高价残害狗的场面,更无法直视当街屠狗的画面。她觉得这些已经突破了人的道德底线,让她看到人性的冰冷,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叫她抵制。

  赌气让两个群体难以用平静的姿态倾听对方的心声,每个群体都在维护自己口中的“爱”,“狗肉粉”们维护自己对吃的爱,“狗粉”们维护自己对狗的爱。爱让他们没有客观地看待与倾听,而一旦缺失了客观和冷静,情感就会偏执,这个时候,还能要求他们听得进去谁的声音呢?

  心理咨询师杨老师认为,人们产生这些情绪是正常的。一方面,狗是动物界中与人类最亲切的朋友,所以会引发人类对待狗有别于其他的动物。另一方面,吃不吃狗肉和喜不喜欢狗是两回事,从道德和法律的角度讲,这并不违法,不能以个人和小群体的力量否决一件事。

  其实,反对的声音是可贵的,有反对声,就会让各种难以控制的情绪有所收敛,就会让人反思。反思,对一件事情的意义尤为重要,尤为难得。而今年的玉林狗肉节如此平静,是不是也表明,无论是“狗肉粉”还是“狗粉”,他们也都在反思、在成长呢?


爱狗人士前往广西玉林从狗贩手中待宰的小狗。图片源于网络

  “狗肉粉”、“狗粉”没有根本矛盾

   干涉姿态的强硬、卖狗杀狗的残暴,让事件成为矛盾

  从“伟大的出版家”和“鱼儿游啊游”的讲述中,我们可以察觉,其实让“吃狗肉”这件事情成为矛盾的,更多的不是吃或者不吃的问题,而是另一方强硬的干涉姿态和虐狗杀狗的残暴行为。

  心理咨询师王老师认为,爱狗者的行为可以理解。但因爱狗、护狗而冲上高速路拦贩狗车、冲进商家阻挠狗肉销售、禁止买狗肉等行为却值得商榷。心理学中存在自我界限的概念,即在人际关系中,个体清楚地知道自己和他人的责权范围,既保护自己的个人空间不受侵犯,也不侵犯他人的个人空间。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时,就是自我界限混乱了,侵犯了他人的界限。

  而另一个在矛盾形成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是卖狗、杀狗的残暴行为。网友”小白“就质疑道:为了卖更好的价钱,狗贩子残忍地折磨狗,人性在哪里?当街宰杀狗时候,人性又在哪里?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么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行为,也许矛盾不会激化得那么迅速。

  和“小白”持相近观点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大多因为虐狗杀狗的方式而对吃狗肉抱持了更坚决的反对态度。王老师说,人们的接受能力都有一个界限,一旦突破这个界限,矛盾就会爆发。虐狗杀狗者的行为已经突破一些人的界限,所以出现各种负面情绪,比如愤怒。

  至于“小白”所说的人性问题,王老师表示,在整个矛盾的过程中,人性的复杂性袒露无余,让人们看到了人的善、爱、自私、冷漠。人性会在不同的事件中展露不同的脸孔,每个人都有他有爱的一面。

  这场纷争的主角,怎么成了“狗肉粉”和“狗粉”?

  虽然“小白”不支持吃狗肉,但她表现了足够的包容性,她表示她尊重他人的饮食习惯,至少她的矛头并不是指向吃狗肉的群体。

  “小白”的话令人反思,怎么想,这场矛盾的主角都似乎更应该是杀狗、虐狗的人与爱狗的人,究竟是什么让矛盾的主角变成了吃狗肉的人和爱狗者呢?吃狗的人处在食物链的“等食”一端,它们没有杀狗,也没有虐狗,只是食用。就像“伟大的出版家”所说:“我就是吃肉,和吃其他肉一样。 ”

  或许一些爱狗者会说,没有想吃狗肉的人,就不会有人卖狗。是的,有需求才有市场。但网友“盆”却指出,这对矛盾的主角仍是错位的:“爱狗者的对立面应该是卖狗、杀狗、虐待狗的人,吃狗肉的人只是一个食客。食客没有要求当街屠狗、残忍虐狗,是不是?如果说因为吃狗肉产生了卖狗贩狗人群,那么人还吃鸡鸭鱼肉,吃猪牛羊肉,怎么没见有那么多的‘粉儿’!”

  这番话说得强硬,却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思考“狗肉粉”与“狗粉”之间的矛盾——狗贩、爱狗者、吃狗肉的人,三者之间究竟是怎么样一种关系?

  这两种爱如果能有度,在适当的范围内,用理智的行为让他人接受,矛盾双方就会和谐发展,也不会给哄抬物价的不法商贩钻空子的余地。辽宁大学经济学博士杨攻研表示,“狗粉”买狗是一种准公益、市场化的行为,却被狗贩子加以利用,哄抬物价,扰乱了市场经济中的物价形成机制,被投机者从中牟利,必然会导致市场进一步混乱!

  “伟大的出版家”在玉林狗肉节的相关交友群里了解到,在玉林,当地百姓把吃狗肉当成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近几年卖狗吃狗的人与爱狗者发生矛盾,一些卖狗的人利用爱狗之心,以狗作要挟,高价卖狗,哄抬物价,从中赚取利益。


狗肉节之争,到底在争什么?图片源于网络

  “狗肉节”纷争的出路,向人心和法律处求

  如何保障狗肉来源合法?如何保障狗肉食用安全?

  在“狗肉”与“狗粉”的争论中,狗肉的食用安全和狗的来源成为吃与不吃之外的另一个焦点。据南方周末去年的报道,首善广东志愿者中心理事长善待和她的团队,对玉林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调研,在对玉林三个贩运屠宰猫狗窝点、二百多家餐厅、流动档进行调查后,发现没有所谓的肉狗养殖场,当时市面上的狗肉都是非法的,存在食品安全隐患。

  如果中国所谓的肉狗养殖有名无实,市场上的狗肉从哪里来呢?

  西北政法大学法制新闻学院孙江院长是一名动物保护法专家,对此,他表示,大多还是毒杀、偷盗宠物狗、流浪狗,或者以其他的肉代替。目前国内已经形成一条盗、贩、杀、卖的狗肉黑色产业链条,国内正规的肉狗养殖场在黑色产业链条的挤压下普遍难以为继。狗的饲养成本较高、疾病的控制成本也非常高,易染瘟疫;同时,狗的生理结构和脾性都与其他饲养的家畜不同,攻击性较强,集中喂养容易造成相互攻击而受伤或死亡,其成本劣势显而易见。国内现在的肉狗来源大多是通过违法方式取得,几乎是这个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那么,在犬只屠宰方面以及检验检疫方面,我国是否有法律法规来规范这个市场?

  孙院长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在这方面现行有效的规范性文件主要有《生猪屠宰条例》、《狂犬病防治技术规范》、《犬产地检疫规程》、《动物防疫法》、《畜禽标识和养殖档案管理办法》和《食品安全法》等。《生猪屠宰条例》第32条有关其他动物的屠宰比照此条例执行的规定;《食品安全法》明确规定:禁止生产经营未经动物卫生监督机构检疫或者检疫不合格的肉类,或者未经检验或者检验不合格的肉类制品以及其他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或者要求的食品等。

  一些不法商贩为了金钱可以便宜售卖死因不明的狗,可以售卖来源不明健康状况不明的活狗;在没有符合法律规定卫生条件的屠宰设施的条件下进行宰杀,乃至当街屠宰,更遑论没有任何检验检疫措施的保障。这样的狗肉产品流入餐桌,又如何保障人的安全呢?

  但是,“理论上讲,严格遵照上述法律法规,规范乃至取缔狗肉黑色产业链完全是有可能的。”孙院长说,“然而现实是,一方面,这些法律文件大多是比较原则性的规定,对于这条黑色产业链的针对性不强,在执法过程中难以把握尺度。二是执法难度的问题,由于非法偷盗、贩售、屠宰犬只的行为往往是分散进行,很多都是类似于“游击队”的做法,有关部门的执法力量往往难以招架,一抓就散、一放就乱是很多地方的真实写照。”

  人有反省的能力,有选择的权利

  在这场尚未过去的“狗肉节”纷争中,心理咨询师王老师的认知更倾向于认为人的因素是最重要的。“人具有主观能动性,人有反省的能力,有选择的权利。爱狗的人可以选择其他方式去保护狗,比如呼吁立法;贩狗的人可以选择其他方式去对待狗,不要虐杀,而是人道地对待它们,它们也有尊严;吃狗肉的人,可以选择其他方式去回应爱狗者,冷静处理双方的矛盾。人与人之间是相互的,善念恶意会被他人感知到,人心的反省与重新选择才是解决矛盾的根本。”

  孙院长也坚信人性的力量:“作为一名动物保护法研究者,我要申明一个观点:待兽禽以人道,就断不致待人如禽兽;肯施惠于弱势,就断不致失恩于强势;肯给予动物应有的福利,侵犯人的权利与自由就不会那么随便发生!从这样的逻辑出发,世界才能更美好,这便是我坚信不移的道义。”(文/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 柳杰)

责任编辑:田北北(QJ000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