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精彩故事]京西山区农民的“开山”之路

千龙网采访组深入北京最西山村探访农民合作社新路

门头沟区清水镇小龙门村在北京最西边,驱车5分钟就能到达河北省涿鹿县。隆冬季节,这里白天的温度要比城区低五六度,到了夜里,最低温度直逼零下15度左右。在这小山洼,过去唯一可做的只有采煤,可是近年区里不允许开矿了,过去靠煤吃饭的村民们一下子懵了:“不采煤,俺们在这山坳子里吃啥去?”

  [新活法·基层笔记] 清水镇 抬头即是绝美蓝天

  北京市的最西边有个小龙门村,它位于门头沟区的清水镇,一个抬头就能望到绝美蓝天的地方。

  从门头沟区委开车前往小龙门村,地图上显示距离是85.7公里,路上需要两个半小时。刚开始,大家的新鲜劲儿还没过去,一行6人不时说说笑笑,大家谈论着工作,也谈论着生活。


摄影记者在盘山路上晕车了。

  三片山楂搞定晕车

  大概过了一小时,车子开始驶进大山,这时,一路上开始不断有转弯,每次拐弯的角度之大,让大家都不得不扶一下前边的椅背才不至于被甩到其他人身上。“没想到山路这么不好走。”视频记者王志禹说,这要是下雪了可怎么办?大雪封山,估计车子都上不来了。

  看着窗外不断流动的风景,没过一会儿便觉得头晕恶心,除了司机朱师傅以外,大家全都沉默不语,个个脸色苍白,直皱眉头。这时,坐在中间一排的摄影记者王悦突然捂住了嘴,开始敲打前方司机的椅被。车子赶紧停了下来。

  一阵呕吐过后,王悦略显疲惫,大家开始商讨应对晕车的法子,因为没有预备晕车药,朱师傅因地制宜,赶紧拿出了一袋用于泡水的山楂,说这个或许顶用,抱着一试的想法,大家都赶紧往嘴里送了三片,没想到这方法还真管用!


深夜里的选题会,商讨第二天的采访工作。

  深夜里的选题会

  来到小龙门村已将近中午12点,此时阳光正足,但温度只有1、2度的样子,站在屋外,仍感寒冷。村干部告诉我们,现在是一天当中温度最高的时候,等太阳一下山,这里就会变得特别冷,夜里更会下降到零下13度。

  一下午,千龙网记者一行在核桃庄园走基层、做调研;跟当地农民谈工作、唠家常,“盼星星、盼月亮,可把你们给盼来了!”核桃庄园董事长王秀坡非常高兴,因为他觉得,当地的资源丰富,景色也很宜人,可是外人并不知道。

  夜幕临近,气温骤降。我们一路驾车跟随工作人员的引领驶往深山,准备在清水镇当地的一间招待所下榻。招待所建在半山腰,20多间客房依次并排挨着。工作人员略带歉意,“星级酒店都在城区,深山里只有招待所。”

  房间没有空调,但有暖气,还算暖和。晚8点半,带队领导决定临时开个小会,共同商讨一下第二天的采访任务。“咱们是带着任务来的,必须拿出东西。”于是,大家披着军大衣、穿着羽绒服,在深夜里围在房间的小桌子旁,你一句我一句的发起言来,不大的房间顿时觉得暖和多了。


清水镇太冷了,取暖炉变得很抢手。

  朴实的老书记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来到了清水镇黄安坨村进行采访,这里距离小龙门村不远,当地农民主要靠养猪和种植黑木耳为生。村书记任全荣今年61岁,黝黑的皮肤上布满了皱纹,头发也白了一半。他见到我们很高兴,一笑的时候脸上的纹路如刀刻般显得更深了。

  老书记在院子里养了一条小黄狗,不远处就是给它喂食的碗,里边是一些棒子面糊,虽然有些骨瘦如柴,但小狗非常亲近人,一看到我们这些外来客,就高兴地直摇尾巴,跑来跑去。

  老书记说,我们来得不是时候,这里的冬天太冷了,别人一般不会来这儿,只剩地里的鸡、鸭、鹅群四处溜达、散步,而夏天的黄安坨村,才真是风景秀丽怡人。

  “等到明年夏天的时候,一定再来,找我就行!”跟一般的客套话不一样,老书记朴实的话中是真诚的流露。我绝对相信,明年夏天的清水镇该是多么美丽的一番景象;而且,我也绝对相信,如果我们再来,老书记一定会带着他那条小黄狗,站在村口迎接我们。(文/千龙网记者 苏嵽)

相关专题:千龙网·中国首都网“走转改”专栏:新活法·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王立立(QJ000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