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精彩故事]京西山区农民的“开山”之路

千龙网采访组深入北京最西山村探访农民合作社新路

门头沟区清水镇小龙门村在北京最西边,驱车5分钟就能到达河北省涿鹿县。隆冬季节,这里白天的温度要比城区低五六度,到了夜里,最低温度直逼零下15度左右。在这小山洼,过去唯一可做的只有采煤,可是近年区里不允许开矿了,过去靠煤吃饭的村民们一下子懵了:“不采煤,俺们在这山坳子里吃啥去?”

  如今的王秀坡不再是孤军奋战,在他的带动下,光小龙门村就有了11个合作社,这些合作社又组成了联合社,他也成了联合社的监事长,过去开饭馆的陈燕大姐也成了联合社的负责人。有事没事的,王秀坡、陈燕就把各合作社的负责人聚到一起,商量今后的发展。

  提起陈燕,王秀坡用一句话形容她:“清水镇的女中豪杰”。

  与王秀坡当初的窘境相比,陈燕似乎是误打误撞的找到了商机。

  2000年时,陈燕开了一家小饭馆,因为买不起茶叶,就把家里积存的山茶和买来的茶叶混在一起给来就餐的客人们泡水喝。结果,客人们一喝这水就连呼好喝,有时候来她的店里不为吃饭,就奔着这口山茶来。

  接下来,陈燕干脆把饭馆关了,专门经营山茶生意,还找了12个农村家庭妇女一起搞山茶加工。不会茶叶加工技术,她们就组团去南方考察学习。后来有人找到她,让她注册一个商标,一听这话,陈燕晕了,“啥叫注册?我哪懂呢”。最后她交给朋友2000块钱注册了“阿芳嫂”商标,结果,这个名字成了她的大名,自己的本名反倒没人叫了。

  虽说是靠着山茶找到了赚钱之道,可她也遇到了不少困难,首要的就是资金问题,2007年,她扩大生产规模,从银行贷款50万,一年后,银行催着她还款,这可让她犯了愁,最后是没过门的儿媳妇把自己的陪嫁——城区里的一套楼房给卖了,才把贷款还上。“晚卖三个月,房价噌噌涨,可把我给悔透了!”如今,一提起这套房子,陈燕的心里还耿耿于怀。

  陈燕说,她和王秀坡虽然经营的种类不同,但是两个人的目的相同,就是要把小龙门村的村民带上富裕之路,让所有村民都体会到合作社的福利。

  在他们的带领下,小龙门村的合作社也成了全北京第一批注册成立合作社的一员。

  与小龙门村不同的是,位于山腰位置的黄安坨村的合作社则起步较早,1955年,当时的老村长就带领着村民尝试建立了农民合作社,当年,毛主席还做了批示,对此举大加赞赏。


黄安坨村的野猪养殖基地内,工作人员正在给野猪喂食。千龙网记者 王悦 摄

  如今的黄安坨村共有5个合作社,分别种植木耳、核桃、玫瑰花、养殖野猪等。全村200多人全部加入合作社,每名村民入股后加入到合作社,每五年分红一次,每年过年过节,合作社还会送来米面油等物。

  “合作社这可是俺们现在的娘家,不光发东西给俺们,去干活还发工资,一个月两千块钱,除了这个,还给我们上保险。”60岁的赵文芳如今的日子过得挺美,没事时就在自家的院子里拾掇拾掇老玉米棒子,留出自己家吃的,剩下的就向外出售,别的时间就是等着合作社分红,家里人每个月还能拿回工资,一家人的日子红红火火。

  黄安坨村在经历了五十年代的合作社初次尝试后,一度也陷入了困境,和其他村子不同的是,这里连煤都没有,村民们只能靠地里的作物过活,不少壮劳力也离开家去城里打工,整个村子就剩下了老弱病残。

  黄安坨村书记任全荣为此没少费脑筋,想方设法的给村民们谋出路,头发都给急白了,最终,大家聚在一起出主意,又把合作社给恢复了。“出去打工的都回来了,在城里打工一个月下来就那点钱,还得租房、吃饭,啥也剩不下,现在到合作社上班,干劲都不一样了。”

  “以前靠挖煤吃饭,不让挖煤了,到了冬天老爷们儿就是窝在家里喝闷酒,如今老爷们儿有奔头了,没事时喝口酒那嘴咧得快到腮帮子了。”赵文芳讲,合作社的成立,让村民们找到了致富之路,也让村民们的心里有了底,再也不会为钱发愁。

  任全荣和王秀坡的想法相同,也要把黄安坨村打造成旅游村,全面利用村子的自然风光开创出一条新路,“合作社是让村民们富起来,旅游一开发,不用出北京去九寨沟,都到俺们村来就成了,绝对不比别地差。”


黄安坨村村口的牌楼展示着这个山村的新貌。千龙网记者 王悦 摄

  据门头沟区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光清水镇农民专业合作社就已发展到94家,合作社在促进当地农业产业发展、农民增收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为了让农民专业合作社更积好的发挥作用,起到带领农民致富的新路,进一步壮大组织规模,各个合作社将采取横向联合方式,形成合力,促进农业产业提档升级。联合社成立后,将对11家各具特色的专业合作社进行资源整合,整体包装,计划用五年时间,合力打造11个以观光旅游为特色的农业园区,包括:核桃文化观光园、百鸟齐鸣观赏园、传统饲养柴猪园、木耳白果采摘园、阳台菜篮购买园、香猪美食生态园、民间豆腐体验园、黄芩家宴产业园、百花齐放婚庆园、蜂蜜加工产销园、五彩缤纷陶醉园。这些园区与清水的两山一涧旅游资源接轨,必将成为京西旅游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为北京市民提供丰富多彩的农耕文化体验和休闲度假场所。

  2015年,王秀坡打算扩大自己的核桃庄园,他希望把全世界的核桃品种都引入庄园,还要把核桃粉加工厂建起来。陈燕的愿望是自己的山茶能够越卖越好,让北方人喝到北方的茶,再把自己的茶叶销往南方。任全荣的心里一直盘算着,黄安坨村要成为小龙门村和门头沟其他村落的旅游中转地,来年能让所有城里人都来这转转。赵文芳有时看看自家的几间大瓦房,还觉得有点不满足,“明年说啥也得再盖上几间房,客厅弄得豁豁亮亮的,跟城里人一样。”(本组稿件 文/千龙网记者 田北北)

相关专题:千龙网·中国首都网“走转改”专栏:新活法·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王立立(QJ0001)
回到顶部